乐享吴中久违的慢时光,邂逅快节奏后的生活

2018/3/13 15:31

生活在一个高速而缺乏耐心的时代,我们的生活节奏飞快,恨不得快一点,快一点,再快一点。我们似乎遗忘了慢,遗弃了慢。可是,谁比谁更快并不值得骄傲,快中有慢才最不易,你看,身体已经向我们发出警报:脖子越来越僵、眉头越来越皱,代表着最近比以往更紧张焦虑了;头发越掉越多、头疼越来越频繁,说明需要更多的休息放松了;衣服越来越厚、身体越来越抖,也许是渴望获得更多的温暖了……我们都希望生命力不仅仅只有快节奏的生活,我们渴望着并急切的希望的生活不止有快节奏,还有诗和远方。不妨从熙熙攘攘、嘈杂不已的现代都市生活中抽离出来,去这些远离都市的村落去感受江南乡情、风土人情。

太湖边上的那两个古村落很古朴,它有着古村原始的风貌以及浓郁的地方文化特色,村落依山而建,特色各异千姿百态,加之这里知道的人非常少,商业气息没有吹到这里,所以,显得更加原始和古朴。


枕水而居,原汁原味——明月湾古村

西山明月湾,是太湖岛屿上的古村落,南濒太湖,背倚青山,地形宛如一钩明月,故称明月湾。明月湾古村既没有古老集镇上繁华的街巷,也没有城市里文人雅士的亭台楼阁;却依旧是淳朴、险境,带着江南水乡古老的村墟篱落。一千二百五十余年的历史长河中,明月湾村名依旧,村落村址和格局依旧,是村落建筑史上的一个奇迹。

明月湾村盖以明月著名,陆龟蒙说“择此二明月,洞庭看最奇”,唐代的皮日休说“试问最幽处,号为明月湾。”高启更是称到 “明月处处有,此处月偏好!” 花开季节煦丽烂漫,香飘四溢。皮日休说道“晓培桔栽去,暮作鱼梁还”。白居易深夜泛舟来到明月湾的时候,也被眼前“掩映桔林千点火,泓澄潭水一盆油”的美景而惊叹!

村口的古码头原系明月湾与外界沟通的主要水上通道。白居易等历代名人由此泊舟登岸;明月湾人商贸湘楚,也于此挥手告别。当年刘长卿到此寻找好友贺九未果,留下了“故人不在明月在,谁见孤舟来去时”的佳句。

古村的石板街由花岗岩条石铺成,街巷纵横交叉,街道下方有排水沟,每遇大雨,雨水可以迅速从沟渠中排出,所以这里又有“明湾街,雨后穿绣鞋”之说。古村的小巷很多,让人差点迷路,斑驳的古墙述说着岁月的流逝,绿叶掩映中的小路十分凉爽,夏季来古村,慢慢踱步,感知岁月的尘香,积淀生活的神韵。


千年古村,巷陌纵横——陆巷古村

说道明月湾古村,就不得不提陆巷古村。在太湖东边,这两个古村落被冠以“国家级历史文化名村”,它们有如太湖中的一枝蒂莲般相生相长。陆巷古村,背山面湖,东边是莫厘峰,南边是碧螺峰,西边是太湖,南宋时渐成村落,明清时名人辈出,明正德初大学士王鏊的故里即在此村。如今的村民也以陆姓和王姓为主。

古村至今保存完好的明清建筑有30余处,是吴县古建筑群中数量最多、保存较好、质量最高的一个村庄,是香山帮建筑的经典之作,也是环太湖古建筑文化的代表, 被誉为“太湖第一古村落”。

陆巷源于南宋,因有古西巷、旗杆巷、姜家巷、韩家巷、文宁巷、康庄巷等六条巷子而得名。“寒谷渡”曾是洞庭商帮来往的渡口,陆巷村上那些书香门第、官宦世家,考取功名、外出做官也都由此上船下船。寒谷渡渡口虽小,却很讲究,带有屋顶,雨雪天也没有受淋之虞。古代的陆巷人,就是从这里上了船,出太湖往全国各地去的。

小巷长长,曲曲弯弯。陆巷古村的老街依旧狭窄,石板街上铺着的除了被几百年的脚掌磨得溜光的花岗岩石板外,就是镶嵌的青砖条,尤其像过去宰相府第的路,几乎都是整齐地青砖和窄条青砖图案,现在历经百年,还清晰可见。小村整洁而相对安静,古巷,体现了古村人爱好整洁的朴素民风。高耸的牌楼、斑驳的古墙、陈旧的店铺、溜光的台阶、深凹的井栏和星罗棋布的古建筑,古色古香,古韵悠悠。


为生活疲于奔命的时候

生活却早已经离我们而远去

快节奏时代被消磨的仅是生活而是耐心

让我们一起慢下来、慢下来

放慢生活的脚步吧

一起去那

在千年的古村落里

去聆听内心最深处的呼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