常熟记忆:过年杂忆,那些尚在延续或已渐行渐远民俗风情

2018/2/14 14:16

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一方人也孕育一方风俗。临近春节,许多尚在延续或已渐行渐远,正在消失的地方民俗风情,又年复一年地重又展现在人们的眼前和脑海中,犹如孩童时在万花筒中看惯的画面那样,琳琅满目,多姿多彩,唤醒人们对传统节日的美好回忆和无限向往。随着时光的流逝,人会渐渐老去,而民俗风情作为一种地方特有的非物质文化符号,却会长久地存留下来,越来越深刻地变成为人们亲切的怀念。

今夕年尾,明朝年头,年年年尾接年头。春节,俗称过年,是我国夏代农耕社会时形成的夏历新一年的开端。其时,正是从农为本的人们辛勤劳动一年后的空闲休憩时期,内心既充满了当年五谷满仓的喜悦,又充满着来年大干一场再夺更大丰收的希望。时逢年尾年头,自然要大张旗鼓地欢庆一番。

常熟人历来重文崇教,讲究礼仪。因此过年是很隆重的,不但时间长而且约定俗成的规矩多。旧时的过年,一般要到正月十五闹元宵才收场。而过年的序幕则是在冬至那天就拉开了。俗话说“冬至大如年”。冬至前天的傍晚称为冬至夜,家家户户要团聚吃冬至夜饭。要喝自家酿的米酒,反正那时农家几乎都酿酒,恰如清代诗人孙原湘诗中所说的那样,是“酒多按节倾家酿”的。

农历十二月俗称腊月。进入腊月,就要开始准备过年物资了。以往的过年不象现在什么东西都可以在市场或超市中购得,好多物品是需要自己动手才能丰衣足食的。于是,除了酿酒做“酒娘”外,腌鱼、腌肉、腌菜、汆肉皮、浸笋干……一一摆上了家庭的议事日程。其中少不了糕团,这是因为糕团的谐音寄寓着“高高兴兴”、“团团圆圆”的吉祥蕴意。

要蒸糕做团子,就要磨米粉。那时候也多人家都自备石磨。小的独自牵,大的要几个人合力牵。牵磨时就像锡剧《双推磨》的场景那样,一人在磨盘孔中灌米,数人推动吊在梁上连接磨盘的杠杆。一推一拉间,上爿磨盘顶在磨芯上来回不停地转,细腻的米粉便从下爿磨盘的四沿泣泣洒洒地泻落下来。为了让米粉更有糯性,有时还往磨孔中灌米的同时,注入适量的清水,这样磨出来的米粉便成了米浆。磨好的米浆要装进布袋中,直到滴干水份才可应用。这样的米粉叫做水磨粉。据说用来做团子、蒸糕更富粘性、韧劲、有咬嚼。

腊月初八吃过腊八粥,转眼就到了腊月二十四。这是送灶王爷的日子。旧时家家户户的灶头上都有俗称灶王爷,实为玉皇大帝敕封的“九天东厨司命灶王府君”神像。此君负责掌管所在一家人的烟火生计。灶王爷高居灶头上方的神龛中,把全家人一年的言行举止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中,每年腊月二十四要回到天庭去复命述职。为了防止灶王爷在玉帝面前打户主的小报告,是日各家各户都要准备好酒菜祭祀灶王爷。其中用饴糖做的元宝和豆沙芯的谢灶团是必不可少的。这两样东西又甜又黏,贪吃的灶王爷吃了后,面见玉帝时就多说好话不说坏话了。送灶王爷要用竹子编一乘小轿,再把灶王爷簇在轿中,然后下燃柴火,在火光中把灶王爷送上天。

送过灶王爷的次日,就要开展全民性的掸檐尘清洁卫生运动了。掸檐尘其实就是大扫除,有除旧迎新的意思。这个活动很符合现代人干干净净过新年的心理需求,所以现在仍以不同形式还保留着。不过,时间不一定是腊月二十五,掸檐尘也不一定只是掸,还有用吸尘器吸的。

腊月的最后一天是除夕,常熟人俗称大年夜。这一天,外出的游子都已陆续赶回来了,当晚全家人要欢聚一堂吃年夜饭。年夜饭既是一年忙到头的盛宴,又是一家人的大团圆。年夜饭的习俗由来已久,也一直沿续至今,成为过年最传统的保留节目。吃年夜饭前先要祭祀祖宗,以示不忘养育之恩和在天之灵对家人保佑的感谢。年夜饭的菜肴虽然因为贫富不均,各家有别。但有几个菜是必备的,而且这几个菜都有良好的寓意包含在其中。

但年夜饭桌上的鱼是不能吃只能看的,要留到过年后才能动筷。在一个漫长历史传统的农业社会里,民以食为天。过年的吃是一年之季所有节日中最讲究的。如今随着人们生活节奏的 加快,加上手头富裕,好多人家图轻松方便,年夜饭改在餐馆里吃了。从民俗的传统意义讲,年夜饭是不能这样吃的。除夕夜,全家总动员,团团圆圆围坐在一起,品尝着自己烹饪的菜肴,那滋味、那情趣是远胜于一切由服务员代劳的有偿服务的。

除夕夜要守岁,家家户户室内红烛高照,大大小小围坐在火炉旁,吃着花生、瓜子、毛豆笋干、发芽豆、糖果、水果……等候着来年新年的到来,守候着时光老人为自己的年龄添岁。添岁过后,长辈要向小辈发放压岁钱。这一年,全家人都很晚才睡,而且临睡前还要燃放“关门炮仗”,为一年的辛劳画上圆满的句号,对新年的即将到来发出响亮的呼唤。

年初一凌晨家家户户家家户户贴春联,男女老少穿戴一新,到处是万象更新,一派新面貌。这新年头一天,是好,小辈要向长辈拜年,亲友见面互道“恭喜”。清晨虞城的佛教信徒更早早到祖师庙、兴福寺烧头香,祈求佛祖降福人间。

年初一的早点一般吃用切成骰子般的年糕和小圆子混煮,并放白糖、桂花的糕团汤,那含义自然是高兴、团圆。也有人家早点吃馄饨或细面,取“兜财”“长寿”的吉利意。这天泡茶要放一枚青橄榄。称为“元宝茶”,取“元宝进门”的意思。年初一也存在不少禁忌,这一天人们一般都整天在家阖家团聚共享天伦之乐。不可以外出走亲访友;这一天是扫把生日,因此不能用扫把扫地,否则会扫去财运;这一天也不能泼水,不能倒垃圾,所存的东西都要留在屋里,意味把财富留住。这一天到年初三,还不能从井中汲水,因此家中装水的容器必须在大年夜装满;这一天,也是孩子可以犯规不受罚的日子。孩子们即使做错了事说错了话,大人也不可责骂追究。孩子们失手打碎了碗,改称“岁岁平安”,孩子们说了不吉利的话,大人只要用块红布或草纸在孩子嘴上一抹,就表示孩子说话不算数,等于放屁,不可当真。

年初二开始,亲朋好友间才邀请互访,直到正月十五。年初五对于商家来说是个重要的日子。这天是路头即财神生日。是晚大户人家都要供奉财神纸马,并燃放爆竹,从半夜十二点一直到清晨,热烈火爆。这一民俗解放后一度销声匿迹。上世纪八十年代后,随着民营经济的复苏,重又流行开来,近年来更是愈演愈烈。剔除其中的迷信色彩,接路头,迎财神,其实倒也是人们对美好生活的一种向往追求。

过年的大幕是在正月十五元宵节拉上的。俗话说“三十的火,十五的灯”。元宵观灯是这一天的重头戏,也是春节的压轴戏。闹市区内家家商户门口挂红灯、宫灯、彩灯、走马灯、花灯、滚灯、琉璃灯……五光十色,绚丽多彩,数里长街,灯火如昼,更有一条条装扮得威猛生动的龙灯,来回不停地舞动在街头,赢得观者如云。雾龙灯是为了取悦龙神,祈求一年风调雨顺。近年来,灯会又新增了放焰火,让古老的元宵节注入了高科技的时代活力。

忆昔观今,现在的过年和过去大不同了。如今春节物资随处可买,应有尽有;洗床单、被套有洗衣机;洗澡有热水器;守岁有春节电视文艺晚会相伴;外出活动可以天南海北去旅游;娱乐活动更是花样百出,丰富多彩,可以去听音乐会,可以进舞厅跳伦巴,可以去影院看贺岁片,可以大卡吧、酒吧等放松心情。可以约一二知己到郊外谈天说地……总之只要口袋里有够消费的钱,想吃就可以吃,要吃啥就会有啥,一切都可以办到,一切都太容易了,应了过去的一句话:“有钱天天过年”。不过,天天过,也就等于没有过。关不得有人觉得这几年的过年,年味反而淡了。(摘自:i常熟微信,作者:袁文龙,上报:常熟市旅游局)